• 品牌专区
    • 3M核心经销商
    • 巴固Sperian一级代理
    • 代尔塔Delta一级代理
    • 雷克兰Lakeland一级代理
    • 梅思安MSA产品系列
    • 杜邦DUPONT产品系列
    • 德尔格Drager产品系列
    • 安思尔Ansell产品系列
    • 加拿大BW气体检测仪
    • 诺斯NORTH产品系列
空气呼吸器特价
  • 本文地址:http://www.onenimbus.com/Article/2653.html
    文章摘要:Vans母公司VF集团收购Dickies 因工作服需求上涨,白头而新契约书依我,耐力逝者如斯江河日下。

    8月15日,旗下拥有Vans、The North Face、Timberland、Lee等品牌的VF集团宣布以8.2亿美元收购Dickies的母公司,这是VF集团六年前23亿美元买下Timeberland以来首次进行大规模的收购。

    VF的首席执行官Steve Rendle在一份声明中表示,买下拥有百年历史的Williamson-Dickie Mfg家族企业将使得VF的工装业务的年销售额翻倍至17亿美元。去年Williamson-Dickie的年收入披露为8.75亿美元,而在今年春天,Rendle曾表示计划收购有潜力实现10亿美元年收入的公司。
    从过去的履历来看,VF很像是一个管家,把一些历史悠久的品牌纳入囊中并加以严格管理,输送更规模化的服装技术、依靠庞大企业的低廉制造成本的优势来赚更多钱。20世纪90年代和21世纪初,VF拿下了The North Face和Vans,又在2011年收购了Timberland,后者立即使得VF的鞋类业务翻了一番。这三个品牌目前每年能为VF贡献超过50亿美元的收入。

    但也有一些不成功的例子,最近几个月,VF一直在调整自己的投资组合,甩掉了一批奢侈品牌和一家运动服装公司。2007年收购的互联网运动服装品牌Lucy今年被并入The North Face,去年VF也抛售了牛仔品牌7 For All Mankind。

    作为1969年就已经上市的美国服装集团,VF已经连续3年增长未达预期,这令股东们都感到很是焦虑。其中The North Face的业绩尤其难看,在美国和亚太地区降幅均达双位数,集团给出的解释是由于经销商的降价策略以及两个零售伙伴的破产导致。今年6月的财报会议上,VF许诺预计在2021年将复合年增长率推至4%-6%,但毫无疑问,它需要一个新的、不断增长的品牌为其更强的推动力。

    今年1月1日刚刚上任的Steve Rendle在接受《财富》采访时说:“从顾客和我们互动的方式,我们看出了户外服装市场存在着供给过剩。”这可能也是为什么,VF最终寻找了一家主打工装服的公司。
    成立于1922年的Williamson-Dickie Mfg.位于德克萨斯州,旗下品牌包括Dickies、Workrite、Kodiak、Terra和Walls,以销售工作服装为主。Williamson-Dickie在100多个国家拥有400余家零售店,不过其中66%的收入都来自美国市场。

    “它(Dickies)对核心消费者有90%的认知度,这是一个非常独特的品牌。”Rendle在昨天回答TheStreet的提问时说。

    有分析认为,VF此时收购Williamson-Dickie和特朗普上任以来一直推行的国内就业政策有关,工厂里会有更多的工人,而他们会需要经久耐用的工装服。今年美国国内新增了191000个制造业、采矿业和建筑业的岗位。

    “他们在打赌,会有更多的工厂和职工。”Bloomberg Intelligence的分析师Chen Grazutis说:“这意味着更多的制服。卫生保健业对制服的需求也很重。”Dickies同样出售服装给服务和医疗保健行业,这些行业的就业人数也在增加,根据《纽约时报》报道,增加的数字可能达到30万。

  • 本文地址: Vans母公司VF集团收购Dickies 因工作服需求上涨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