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育儿篇 > 永利赌场开户

永利赌场开户

  我不是一个漂亮女孩,也没有很好的身材;我爱发脾气,一点儿都不温柔。可爱情似乎对我特别眷顾,一次次突如其来地降临———可惜的是,我的世界并未因此快乐幸福,相反地,倒是一片混乱起来。

  (还是第一次,冬尔的“口述实录”中的男主角将没有名字,而是按前后顺序被简单地标注为A、B、C、D。这是酸梅的一再要求,她说,经历了这几段感情后反而令她越来越犯迷糊,用字母,也许有利于理清思路。)

  他说我挖了个“坑”

  生命里的第一段感情很短暂。

  A是我的老同学,一个老实到近乎木讷的男孩。2004年国庆节,我们一大群同学相约去外滩看灯。一路上我们打打闹闹玩得很HIGH,同学中有几个带了恋人一起,始终紧紧牵着手,偶尔还会旁若无人地拥吻。也许是被这种气氛感染,我突然有些冲动地牵起了A的手……

  可是,这个当时我并没有在意的行为,在A的眼里却成了一种暗示。因此直到很久以后,A还坚持认为这段感情是源于那晚我的主动。但是天晓得,那天我只是有些冲动,仅此而已。

  A老实得可爱,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他始终未曾表白过什么,却一直默默地出现在我身边———等我下班、送我回家,不过他从没敢牵我的手。我很喜欢这种若即若离的感觉,并且真心地等待着A的进一步“表示”。

  可是这一等竟等了半年,直到半年后同学又聚会,A喝了些酒,才在众人的“挑唆”下鼓起勇气问我:“做我的女朋友好吗?”我没有回答,算是默许了。

  可是现在回想起来,我只是在那段等待的日子里才对A产生过感情。也许是因为还没得到因此心存美丽幻想,一旦真的得到了,才发觉所谓爱情不过如此。A还是一如既往地对我,可是每次和他约会,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巴望着时间可以快点过去的煎熬。恋爱还不到半年,我就提出了分手。

  分手的时候,A说我当初挖了个坑,而他却自愿往坑里跳。他哭过,也求过我;而我,虽然对他心有内疚,却不愿再勉强自己。我只是偶尔还会惦记他,会忍不住发“我想你了”这样的短信给他。尽管每次短信发出我都后悔得要命,觉得自己很差劲!

  情人节,他傻站了3小时

  我以为自己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来反省自己与A的感情,谁知分手后才一个星期,我又认识了B。

  B不是上海人,他只是我的导师曾经的得意门生,偶尔回来探望恩师而已。B比我整整年长12岁,因此对他来说,成家早已成了迫在眉睫的压力。以致得知我俩恋爱之后,好几个朋友曾经偷偷问我:“你们,真的可以吗?”

  可我们还是飞快地陷入了爱情,B对我是一见钟情的,那模样,甚至有些“急吼吼”———毕竟他留在上海才没几天,如果不抓住机会,我们何时会再见面都是个未知数。

  恋爱还不到72个小时,B就该回去了。临走前一天晚上,我俩在宾馆聊了整夜。那晚我没有回家,但他也没侵犯我,只是搂着我,和衣而睡。

  从那天开始,B几乎每天都要与我煲电话粥,而且一打就是4、5个小时,直到话筒都被捂得滚烫滚烫。我从没尝试过这种恋爱方式,距离遥远却又似乎近在眼前。而B的成熟更是让我深深着迷,很快地,我便全身心地投入到这段感情中去了。

  但是他的家人却很强烈地反对我俩在一起,原因有些荒唐———我是个上海女孩,年纪又小,将来肯定不会“安分”!于是,与家人吵架、冷战、离家出走,B为了我与家里闹得很僵,却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抱怨半句。

  B在家乡有自己的事业,根本不可能抛弃一切来到上海。恋爱的时候,B总是对我说:“你现在读书,我养你,好好读书就对了,其他的都不用你操心!”起初我很为此感动,可听得多了就有些麻木。我确定自己很爱他,但是……渐渐地,我开始无法忍受分隔两地的孤单。也许他家人说得有道理,我本来就是个不“安分”的女孩。

  与B谈恋爱后的第一个情人节,我俩大吵一顿。我闹着要他来上海陪我,可他总说大概可能,直到情人节前那天都没给我准确答复,为此我很是郁闷。可是第二天清早,我意外收获了另一份惊喜———A托人送来了99朵玫瑰,里面还附了张小卡片,邀请我当晚一起看电影!也许是心存对B的报复,我爽快答应了A的邀请。那一整天B都没有任何“表示”,我也忍着没给他打电话。晚上看电影时我把手机调到了无声,直到电影散场、吃完夜宵、A把我送回家里,我这才发觉———手机上显示的16个未接电话,竟然都是B打来的。我回电话给他,那边却是近乎歇斯底里的咆哮———原来,B加班忙碌了一星期,只为了今晚能赶到上海陪我过情人节,给我一个惊喜,谁知从火车站出来就开始打我电话,却一直没人接,害他手捧鲜花和巧克力,在街上整整傻站了3个小时!

  一气之下,B又坐上了当晚回程的火车……

  他回答“不要太想我”

  虽然狠狠吵了一架,但是最终还是B先让步,特意重回上海陪我度了个周末,算是赔罪。我们很快又回到了以往的恋爱轨道,大多数时间里,都是靠长途电话来维系感情。

  今年五一长假,B邀请我去他家乡住上几天。那一星期里,B寸步不离地守着我,陪我逛遍了那个城市的角角落落,言语中充满了对家乡的自得。可这种难得的亲近却让我心生惶恐———B是这样迷恋他的家乡,而我却压根儿不愿离开上海,难道我们的爱情,必须永远相隔千里之外吗?

  从B那里回来的火车上,我的心里总感觉堵得慌。要不是对座的一个男人不时与我聊天,我真不知自己该如何熬过近10个小时的车程。

  那个男人就是C,他比B还要大两岁,离过婚,还有个孩子留在家乡。C与B是老乡,但是他却常年在上海工作。因为聊得很开心,车到上海时,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

  谁知几天后C还真的打来电话,要我陪他去淮海路逛逛。一路上,C不由分说地买了好些礼物给我———我明白,他对我“有意”!

  接下来的一个月里,C又多次约我见面,每次都是大手笔地花钱。我暗暗告诫自己,这样的有钱男人不可靠,但是心却还是不由自主地陷了下去———我渴望这种厮守在一起的感情,与B常年靠电话线维系,早已让我厌倦不已。

  那段日子里我很快乐,甚至总是异想天开地琢磨着,如果有天C突然向我求婚,我是否应该答应。可是就在我独自沉浸于这种虚拟的快乐之中的时候,C却突然没理由地对我冷淡了起来。

  我发短信给他,他几乎不回;我打电话说“我想你了”,他却只是淡淡地回答,“不要太想我”,然后告诉我,“我的前女友就要回来了”。

  我觉得委屈、想哭,但是死缠烂打的那种事情我做不来,只好选择默默离开。

  与C的恋情只持续了两个月,而再度失恋后我又很快在网上认识了D。他是我这辈子见的第一个网友,那时我正因为C心烦,想抽烟、想喝酒。于是D说,那我陪你啊。

  D说他爱我,我却对这话没有什么感动———毕竟才几天的相处,能多爱,我不信。更何况,我并没有与B分手,我们那没有将来的感情,还在继续维持着。

  这两天,我反复问自己更爱谁,答案永远都是B,可是,我却看不到这段感情的将来在哪里。我似乎已经习惯于用其他人来填补寂寞,现在是C、D,也许还会有E、F……这样的心态连我自己都感觉害怕,可是要怎样才能让自己“收心”,我不知道。